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angtongtcm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热爱中医,中医学院毕业后,到基层工作,运用中医药治疗一些疑难病取得了一定的效果,曾任基层医院中医科主任,县中医院分院院长.发现环境许多因素并不利于中医药的发展,后辞职开了一家纯中医医馆.在实践中,发现人们对中医的理解许多地方已经扭曲了,包括我们的教材中的某些部分,这些年来,对于纯中医的运行模式有一些心得,认为中医药要发展,必须从西医的疾病模型中解放出来,正如章次公先生所说:欲求融合,必求我之卓然自立.欲同志同道合的同道们一起交流,为中医事业尽一分力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正、负方法与中医学习  

2008-12-09 20:09: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冯友兰认为哲学有两种方法:正的方法与负的方法。正的方法的实质,是说形上学的对象是什么;负的方法的实质,则是不说它。这样做,负的方法也就启示了它的性质和某些方面,这些方面是正的描写和分析无法说出的。正的方法很自然地在在西方哲学中占统治地位,负的方法很自然地在中国哲学中占统治地位。如儒家孔子的弟子问“仁”。道家也是如此,并没有说“道”实际上是什么,却只说了它不是什么。但是若知道了它不是什么,也就明白了一些它是什么。佛家又加强了负的方法。冯友兰称之为静默的哲学。谁若了解和认识了静默的意义,谁就对于形上学的对象有所得。冯常比喻说,这种负的方法就如中国画中“烘云托月”的手法,画家的本意是画月,却只在纸上画一大片云彩,于所画云彩中留有一加园的空白,其空白即是月。其所画之月正在他所末画的地方。

  在中国哲学史中,正的方法从末得到充分发展,事实上,对它太忽视了。因此,中国哲学历来缺乏清晰的思想,这也是是国哲学以单纯为特色的原因之一。由于缺乏清晰思想,其单纯性也就是非常素朴的。单纯性本身是值得发扬的,但是它的素朴性必须通过清晰思想的作用加以克服。清晰思想不是哲学的目的,但是它是每个哲学家需要的不可缺少的训练。它确实是中国哲学家所需要的。另一方面,在西方哲学史中从末见到充分发展的负的方法。只有两者相结合才能产生末来的哲学。由此看来,正的方法与负的方法并不是矛盾的,倒是相辅相成的。冯友兰认为:一个完全的形上学系统,应当始于正的方法,而终于负的方法。如果它不终于负的方法,它就不能达到哲学的最后顶点。但是如果它不始于正的方法,它就缺少作为哲学的实质的清晰思想。

    如同恩格斯在《反杜林论》引论中说:当我们深思熟虑地考察自然界或人类历史或我们自己的精神活动的时候,首先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幅由种种联系和相互作用无穷无尽地交织起来的画面,其中没有任何东西是不动的和不变的,而是一切都在运动、变化、生成和消逝。这种原始的、素朴的、但实质上正确的世界观是古希腊哲学的世界观,而且是由赫拉克利特最先明白地表述出来的:一切都存在而又不存在,因为一切都在流动,都在不断地变化,不断地生成和消逝。但是,这种观点虽然正确地把握了现象的总画面的一般性质,却不足以说明构成这幅总画面的各个细节;而我们要是不知道这些细节,就看不清总画面。为了认识这些细节,我们不得不把它们从自然的或历史的联系中抽出来,从它们的特性,它们的特殊的原因和结果等等方面来分别地加以研究。这首先是自然科学的历史研究的任务。···可是,真正的自然科学只是从15世纪下半叶才开始,从这时起它就获得了日益迅速的进展。把自然界分解为各个部分,把各种自然过程和自然对象分成一定的门类,对有机体的内部按其多种多样的解剖形态进行研究,这是最近400年来在认识自然界方面获得巨大进展的基本条件。但是,这种做法也给我们留下了一种习惯:把自然界中的各种事物和各种过程孤立起来,撇开宏大的总的联系去进行考察,因此,就不是从运动的状态,而是看作永恒不变的东西;不是从活的状态,而是从死的状态去考察。这种考察方法被培根和洛克从自然科学中移植到哲学中以后,就造成了最近几个世纪所特有的局限性,即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虽然在依对象的性质而展开的各个领域中是合理的,甚至必要的,可是它每一次迟早都要达到一个界限,一超过这个界限,它就会变成片面的、狭隘的、抽象的,并且陷入无法解决的矛盾,因为它看到一个一个的事物,忘记它们互相间的联系;看到它们的存在,忘记它们的生成和逝;看到它们的静止,忘记它们的运动;因为它只见树木,不见森林。

   中国的医学,乃是儒家哲学为父,医家经验为母的产儿。中医的思维方式与恩格斯所描述的古希腊哲学十分相似,它多采用负的方法,看到是一幅由种种联系和相互作用无穷无尽地交织起来的总画面,它总体上是正确的,但细节上是模糊的。由于细节上不清晰,也会产生一些谬误。正如恩格斯在《路得维希·费尔巴哈和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里描述的自然哲学一样。自然哲学只能这样来描绘:用观念的、幻想的联系来代替尚末知道的现实的联系,用想象来补充缺少的事实,用纯粹的臆想来填补现实的空白。它在这样做的时候提出了一些天才的思想,预测到一些后来的发现,但是也发表了十分荒唐的见解,这是当时不可能不这样的。比如中医“三焦”的概念,有名而无形,由于细节上的不清晰,但这实践上确实存正着真实的联系,故用“三焦”名之。与中医相反,西医的思维方式近乎形而上学的思维方式,细节很清晰,但忽视它们之间的联系和忽视整体的“拆零”思想。使它在总体上不如中医正确。如能兼而有之,我们就能用西医提供的细节事实,以系统的形式描绘出一幅自然界及有机体联系的清晰图画。

  中医注重整体,看到的是病的人,认为病,不能离开人体而独立存在,故最终治疗以“人”为本;西医注重局部,看到的是人的病,由于太精细于病,最终使“病”孤立于人体之外。

                                      否极泰 来                                                        

  评论这张
 
阅读(30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